林剑论权利的历史性与正当性

www.shalong365.com

2018-11-10

内容摘要:关键词:作者简介:OntheHistoricityandJustificationofRights  作者简介:林剑,1957年生,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武汉430079  原发信息:《学习与探索》第20184期  内容提要:人作为人存在,他应享有什么样的权利这样的问题在人类的蒙昧时代与野蛮时代是不存在的,因为那时的人们还没有权利与义务的区分。

只是随着私有制社会的产生,人们享有的权利分化与权利不平等状况的出现,权利才引起人们的关注与争夺。

人们应享有哪些权利,每个人的权利是由什么决定的,在马克思主义诞生之前,占据主导地位的一是权利神授论,二是自然权利论。 然而在马克思历史观的视野里,人们享有的权利既不是神授的,也不是天赋的,而是历史的,人们所享有权利的状况一方面要受到社会经济结构的制约,另一方面也要受到社会文化发展状况的制约。

一个人究竟应享有什么样的权利,他们享有的权利是否就是他们应享有的权利要解决这样的问题,不能诉诸抽象的争论,而应坚持权利与义务相平衡的原则,一个人所享有的权利只有与他所承担的义务相平衡或相匹配的情况下,才是合理与正当的权利。

  b:权利的历史性/权利的制约/权利的合理性与正当性  人作为人存在,他应享有哪些权利他又能现实性地享有哪些权利人们应享有的权利是以什么为根据加以确定或确认的换句话说,当人们声称与确信人作为人存在应享有某种权利的时候,其要求的应该性的根据是从何而来的这虽然是个很古很古的问题,但却又是个离人们的社会生活很近很近的问题。 它不仅是自人们有了权利意识以后的每一个历史时代的哲学、政治学、法学、伦理学中论说的重要主题,也几乎是一切时代的社会科学、甚至包括文学在内的所有学科难以避开的话题。 人的权利问题何以会成为一个长谈不衰且讼争难休的话题一个合理与可能的诠释是,人的权利的享有状况不仅关乎人的存在状况、关乎个人在社会中地位与身份的确认,同时也源于不同的历史观对人的权利的生成及其原因有着不同的理解与诠释。

  人作为人存在,人在实际上就享有一定的作为人存在的权利。 人类学的研究资料表明,即使在人类遥远而漫长的蒙昧时代与野蛮时代中,氏族社会中的个人也是享有一定权利的。

氏族社会中的个人权利的存在不仅表现在对生活资料平等的占有与分享上,表现在对氏族首领的选举与氏族事务管理的参与上,同时也表现在对其他部落的血族复仇上。 然而,人类学的研究资料同样证明了如下的事实,人类享有权利的历史比人类意识到权利的历史要久远得多。

在漫长的原始社会中,生活在原始共同体中的个人虽然享有某些方面的个人权利,但他们并没有权利与义务的区分,即没有自觉性的权利意识。 恩格斯在谈到氏族制度时曾指出:“在氏族制度内部,还没有权利和义务的分别;参与公共事物,实行血族复仇或为此接受赎罪,究竟是权利还是义务这种问题,对印第安人来说是不存在的;在印第安人看来,这种问题正如吃饭,睡觉,打猎究竟是权利还是义务的问题一样荒谬。

”[1]159在氏族制度内部为何“没有权利与义务的分别”深层次的原因就在于当时还“没有统治和奴役存在的余地”,而在没有统治与奴役、人们所享有的权利与义务完全平等的情况下,没有权利与义务的区分便是极为自然的事情。

权利与义务的区分是以私有制的产生与阶级的统治和奴役的存在作为基础和起点的。 在私有制与阶级产生之后,原始社会的权利与义务之间的平等关系遭到了破坏,代之而起的是权利与义务的不平等,一些人享有权利,而不承担义务,另一些人只承担了义务,而不享有权利。 不平等的权利与义务的状况,不可避免地会导致人们对权利与义务的区分,促使人们权利意识的觉醒。 人们权利意识的产生与觉醒,既是权利与义务平衡关系破坏的结果,也是权利与义务平衡关系破坏的必然表现。

当然,人们的权利意识的增强与觉醒也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在漫长的西方中世纪,相对于人们的权利来说,人们更关注的是权力,人们对权力的敬畏远胜过对自己权利的关注。

只是到了西方近代,随着商品经济的崛起与逐渐地居于统治地位,人们逐渐地从封建的宗法性的、人对人以及对共同体的依赖关系中摆脱出来,个人成了独立的个体与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的主体时,人们才真正从对权力的关注转向了对自己所应享权利的关注,权利问题才成为几乎所有人文、社会科学关注的重大主题。